投资人起诉Uber前CEO,要彻底清洗卡兰尼克

第一财经APP科创邱智丽 2017-08-11 23:42

Uber的动荡仍在继续。

Uber早期投资者、大股东Benchmark Capital决定起诉前CEO卡兰尼克,称后者刻意向董事会隐瞒公司管理中出现的重大问题和关键信息。

周四,Uber再次失去一位重要高管,Uber营运总监Ryan Graves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表示,自己将从Uber卸任,但仍会保留在董事会的席位。Graves作为Uber最早期的一批员工,加入Uber已超过7年。

由于深陷丑闻,Uber已经在过去几个月失去了十多名高管,其中也包括创始人卡兰尼克。

阻止卡兰尼克

就在Grave离职不久,卡兰尼克又遭遇投资者起诉。

Uber早期投资者、大股东Benchmark Capital起诉卡兰尼克,刻意向董事会隐瞒公司管理中出现的重大问题,以及其他不当行为等关键信息,违反受托人义务和合同,要求卡兰尼克离开董事会,并撤销填补三个董事会席位的能力。

高管的持续空缺,以及对手的持续发力或许会使Uber的估值缩水,投资人们也变得不再有耐心。在此之前Benchmark已经和超过500位投资人进行谈判,有意出售手中的股票,卡兰尼克也是随后才得知这一消息。

投资者起诉初创企业核心人物在创投界也极为罕见,“Uber纸面上帮Benchmark赚了超过60亿美金,也是全世界最赚钱的3笔投资之一,居然双方反目成仇,对簿公堂。”一位关注出行领域的投资人感叹道。

Benchmark这一举动似乎意在防止卡兰尼克“乔布斯化”。

Benchmark Capital 诉讼称,卡兰尼克试图团结董事会来重返CEO职业。此前超过1100名Uber员工已经在一份请愿书上签字,要求公司董事会恢复卡兰尼克的职务。而卡兰尼克也像一些人声称自己是“下一个乔布斯”。作为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乔布斯曾经被公司炒了鱿鱼,最终他胜利返回重新掌舵,并带领公司走向辉煌。

卡兰尼克能否像乔布斯一样王者归来?投资圈的态度并不乐观。

与乔布斯离开苹果时仍被视为苹果的精神象征不同,告别Uber时的卡兰尼克为一系列负面新闻缠身,和司机吵架充满鄙视、非法获取医疗记录、对性骚扰丑闻漠视、完全以结果为导向的高压政策等等。

“大量丑闻证实了卡兰尼克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和恶性商业策略。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因果报应,卡兰尼克不道德的商业行为总归要付出代价。”硅谷创业家、天使投资人、Founders Space创始人Steve Hoffman说道。

在他看来这是Uber阴暗面的教训,“创业者有侵略性是好的,挑战极限也没问题,但是不能做违法或者有违道德的事情,这就是越界。”卡兰尼克也有意改变自己的公众形象,离职期间雇佣了高端形象顾问公关公司Teneo来重整在他大众心中的形象。

创业公司控制权之争

投资人和创业公司之间就像恋人,在投资界不止一位投资人曾如此描述两者之间的关系。如愿“步入婚姻”还是中途“一拍两散”充满变数,但多位投资人表示,Uber投资人和创始团队之间的斗争只会导致双输的局面。

高风咨询董事总经理罗威(Bill Russo)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些Uber的早期投资人正在寻求退出,另一些投资者可能担心公司的管理团队不稳定以及缺乏盈利模式。”尽管Uber估值已接近700亿美元,但是公司近期麻烦不断可能对IPO前景不利。

“投资人和创始团队的视角不同,一个关注业绩与KPI,而创始人可能更关注长期使命。” 一位互联网汽车创业者告诉记者,这也是创始人掌权和职业经理人掌权的却别所在。

为了避免被投资机构踢出局,拥有对公司的话语权和决策权,Facebook 和谷歌等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均采用双级股权结构,其中对外部投资者发行的A系列普通股有1票投票权,而管理层持有的B系列普通股每股则有N票(通常为10票)投票权。

不过目前实行双重投票权模式的公司,其创始人往往本身就是大股东,或者持股数量比较多。而目前,卡兰尼克拥有Uber 10%的股份,16%的投票权,而Benchmark拥有13%的股份,20%的投票权。

Uber的成长无疑是一个奇迹,但在公司发展过快,引入外来资本的情况下,Uber的狼性文化和卡兰尼克的管理经验、战略思维能否与公司当下发展阶段相契合,这也是卡兰尼克能否复制乔布斯式王者归来的关键。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彭海斌

评论

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Copyright 第一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

转发成功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