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松成:PMI回升预示二季度经济企稳,降准仍待观察

第一财经2019-04-02 21:56

近期,市场对降准与否的关注度陡然升温,上周五(3月29日),市场上甚至出现了“降准”的假消息,日前央行已对此辟谣。同时,3月PMI(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远超市场预期,达到50.5,半年后重回荣枯线以上。这令降准与否更为扑朔迷离。

对此,央行原调统司司长、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盛松成在4月2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PMI数据往往具有前瞻性,从其细分指标看,生产、新订单、原材料库存等都较2月份明显提高,二季度经济企稳的可能性更大了。“降准与否首先要看一季度各项经济数据,如果各项数据表明经济已经企稳或很快企稳,则降准的必要性就没那么大。而一季度经济数据还未全面出炉,目前不是决定是否降准的最好时机,是否降准仍有待观察。其次,是否降准还要看目前的货币市场流动性状况和利率水平。数据显示,目前货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

今年年初,盛松成就发文称,中国经济已在底部区间运行,随着贸易摩擦缓和,投资可能加快,消费也有望回升。尽管此次支持政策传导至实体经济的时滞比过去长,但随着各项政策的落实和市场信心的逐渐恢复,经济二季度有望企稳。

二季度经济企稳态势明显

中国3月官方制造业PMI录得50.5%,高于预期的49.6%,较2月份的49.2%明显回升,创5个月新高。制造业PMI在连续3个月低于临界点后重返扩张区间,反映经济整体景气度有所改善。伴随着节后开工,同时国家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减税降费等措施逐步落地,供需两端都有所回暖。而我国非制造业PMI也维持在较高景气区间,3月份为54.8%,高于预期的54.4%,前值54.3%。

盛松成对记者表示,制造业PMI五大分项指数都有不同程度上升,其中新订单指数已连续两月好转,为51.6%,比上个月上升1个百分点,是近半年高点,表明市场需求出现改善;生产指数则大幅上升3.2个百分点至52.7%,是五大分项指数中上升幅度最大的,这与春节过后企业集中开工、制造业生产活动明显加快有关。值得一提的是,在手订单、进口、采购量等细分指数也全面回升。

3月以来流通领域中主要生产资料价格上涨的种类增多、涨幅加大,近期PPI(生产者价格指数)可能止跌回升。制造业供需两端产品价格上涨表明经营活动加快。PMI细分指数中,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上升至56.8%,较上月提高0.6个百分点。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也回到荣枯线以上,为50.2%,比上个月上升0.4个百分点。此外,新出口订单指数与进口指数均显著改善,在贸易环境好转的背景下,需求在逐步回暖。

目前PMI数据初步佐证了今年年初盛松成对经济有望在二季度企稳的观点。盛松成当时提出,基建投资反弹的确定性较强,这将带动投资增速回升。

固定资产投资分为基础设施投资、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长期以来,投资主要靠基建拉动,基建投资增速一度超过25%,但最近一年多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快速下降,2018年仅3.8%,而2017年为19%,增速回落15.2个百分点。

他表示,基建投资大部分由地方政府实施。2018年地方政府债务清理和去杠杆导致地方政府资金紧缺,从而拖累了基建投资增速。考虑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提前下达今年地方政府新增债务限额1.39万亿元,且2018年基数较低,2019年基建投资反弹的确定性较强。3月份全国地方债发行规模达6245.13亿元(2月份为3641.72亿元),创2018年10月以来单月发行规模新高。

此外,他也预计今年房地产投资不会大幅下降。房地产投资2018年增速是9.5%,而2017年是7.5%,提高了2个百分点,尽管房地产这么严厉地调控,但房地产投资还在增加。今年1~2月,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为11.6%,比固定资产投资总体增速(6.1%)高5.5个百分点,增速较去年全年提高2.1个百分点。

降准仍待观察,降息可能性较小

是否降准需要考察经济数据以及金融市场流动性状况。就经济数据而言,PMI超预期反弹,不过由于一季度数据尚未出全,因此盛松成也表示,是否降准仍待观察。

此外,另一项观察是否需要降准的指标则较为直观——数据显示,目前货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利率也比去年下降较多。3月,我国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为2.4%,比去年同期低0.32个百分点;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2.47%,比去年同期低0.43个百分点。目前我国十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为3.06%,比去年同期低近0.7个百分点。尽管3月份货币市场加权平均利率较2月份有所上行,但从各期限品种的利率看,仍持平甚至略低于今年1月份的水平。

盛松成表示,当经济企稳时再降准,容易推高通胀,也容易引发资金大量流向房地产。“降准的意义是为了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如果降准后,资金仍然留在金融市场,而没有流向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反而有可能助推金融脱实向虚。”

盛松成同时表示,今年降息可能性较小。他指出,中国的利率体系非常复杂,按照从货币政策调控传导至实体经济贷款的秩序来划分,大致可分为四层,第一层是央行货币政策操作利率,例如公开市场操作的正、逆回购利率,再贷款、再贴现利率,MLF(中期借贷便利)等新型货币政策工具的操作利率等;第二层是货币市场利率,如同业拆借利率和质押式回购利率等,目前已经实现了市场化;第三层是央行规定的存贷款基准利率,2015年10月调整后至今未变;第四层是信贷市场利率,也就是商业银行向企业和个人等实体发放贷款的利率。

“通常所说的降息是指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即第三层利率。目前看来,降息可能性不大,一是因为这与我国利率市场化的整体改革方向背道而驰,二是因为目前基准利率水平并不高。另外,市场上也经常讨论第一层利率,即央行货币政策操作利率是否会下调。我认为短期内下调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第一层利率的下调能引导第二层的货币市场利率下降,但是目前较难传导至信贷市场利率的下降。”盛松成说。此外,他表示,目前讨论的“两轨并一轨”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其现实目的也是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责编:石尚惠

相关
最新评论
意见反馈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Copyright 第一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