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说丨曾四次逃顶,年初至今最大回撤仅8.8%!震荡市里他这样“择时”

第一财经2020-05-16 11:10

作者:薛一婧    责编:刘若鹏

嘉宾简介:

王益聪,名禹资产创始人。经济学硕士,26年证券从业经验,曾在海通证券长期从事股票投资、资产管理、研究咨询、经纪业务管理等重要工作,曾任销售交易总部副总经理等职,2009年9月9日创立上海名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王益聪实战经验丰富,择时和风控能力极强,经历四轮牛熊都成功逃顶。荣获金牛、英华、金阳光、金刺猬、金长江等多项大奖,其中包括金牛奖三年期和五年期最佳私募投资经理。

观点集锦:

  • A股市场处于反弹窗口期
  • 两次减仓控制回撤 疫情是调仓的主要依据
  • 要看市场阶段择时 泡沫化指标可量化
  • 三大层面做风控 应对系统性及个股风险
  • 敬畏市场  逢低布局大消费、TMT等优质资产  
  • 科技股有三大逻辑支撑 看好半导体的投资机会

采访摘要:

A股市场处于反弹窗口期

第一财经 薛一婧:王总好,荣幸时隔一年,《投资人说》节目再次专访您。记得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们聊了择时的方法论,非常受益。今天再谈择时之前,首先请教怎么看这个位置的A进入五月,A有没有可能会迎来“复苏牛”?

名禹资产 王益聪:最近市场是处于一个修复性的反弹当中,因为海外流动性的危机过去之后,出现了一个比较像样的反弹,那么A股其实也是跟随性地反弹。尽管我们中国疫情的控制比国外要做得好,疫情也早就已经控制住了,但整个市场因为在海外暴跌的时候,我们跌的也少,所以相对来讲是一个比较温和的反弹。 那么,现在海外疫情初步得到控制,也进入到复工复产的阶段,所以市场总体上还处于一个反弹的窗口里。

两次减仓控制回撤 疫情是调仓主要依据

第一财经 薛一婧:从年初至今,A股市场在反复磨底。你们产品的最大回撤大概多少?

名禹资产 王益聪:我们的最大回撤平均是8.8%左右,这阶段大盘大概是跌了15%到20%左右。

第一财经 薛一婧:在这个过程中,你们是怎么择时的,能不能复盘一下?

名禹资产 王益聪:我们主要是做了两次像样的减仓动作。第一次是春节之前,因为武汉那边爆发了疫情,我们担心春节长假里疫情扩散的风险过大,因此把仓位从原来八九成降到了五成左右。节后,大家都知道大盘接近跌停板,那么我们的净值回撤差不多是大盘的一半。随后,我们也把仓位加回来了,因为这个也是一个学习效应,就是“非典”的学习效应。

那么第二次比较大的减仓动作,在二月底、三月初的时候。这时候,疫情在海外有一个急速的扩散,我们担心全球疫情蔓延的话,对经济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冲击,那么资本市场肯定会有比较大的影响。所以,我们把仓位降到了比较低的水平。那个时候,我们拿的比较多的仓位是科技股。科技股相对来讲,受疫情的冲击会比较大一些,所以那时我们把仓位降到了四成以下,这次应该说也躲过了后面科技股持续的下跌。

第一财经 薛一婧:你们调仓做判断的最重要的依据是什么?

名禹资产 王益聪:我刚才描述过去的两次择时动作,主要的因素都是疫情。但是,疫情其实只是在这个时间段里,在这样一个历史时期,是整个资本市场的一个核心矛盾。这时市场行情已经进行了充分的演绎,这个时候疫情是一个新的变量。这个变量出来的时候,市场需要对它进行消化,而这个变量可能对未来带来不确定性。 在市场相对比较高位的时候,面对一个非常大的不确定性,那么系统性风险有可能就比较大,因此,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对仓位做一个调整。

要看市场阶段择时 泡沫化指标可量化

第一财经 薛一婧:一般在私募的业绩归因分析中,择时的贡献通常比较很多投资人认为择股重于择时,甚至还刻意忽略择时你们有没有分析过,择时行业配置、个股选择,你们业绩的贡献大概是什么比例?

名禹资产 王益聪:大部分时间里,应该说还是选股的贡献大,择时的贡献小。但如果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时期,比如说牛市转为熊市,系统性风险非常大的时候,因为我们对仓位的管控比较有效,这时候择时的贡献其实是超过了一半的。你比如说牛市,泡沫破灭的时候,我们一般倾向于把仓位降得非常低,就像5178点下来的时候我们就清仓了,这时候我们择时的贡献是压倒性的,可能会超过80%。

但是其它时间,比如说在震荡市,我们会把重心回归到基本面和选股上,这时候择时的贡献是不大的,选股的贡献是远远超过了50%。所以,要看市场不同的历史阶段,择时它发挥的作用是不一样的。

第一财经 薛一婧:但是在仓位管控的时候,牛熊转换的时间点以及系统性风险来临的时刻,应该怎么样判断

名禹资产 王益聪:这其实是比较大的系统性的工程,我们从历史里去寻找规律。泡沫化的指标是很多的,其实很多是可以量化的。比如说资本化的比例、累计涨幅、市场的估值,比如说换手率、融资的比例等等,这些都可以反映市场泡沫化的程度。泡沫是不是一定会马上破掉,还要看一些其它导火线,包括货币政策、银根的收紧的程度,是不是足以把牛市扼杀掉,因为这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可能还有一些其它突发事件,还有可能是一些直接针对股市的政策等等,这些因素都有可能会导致牛市泡沫最后破裂掉。

三大层面做风控 应对系统性及个股风险

第一财经 薛一婧:风控这块,你们是怎么的?震荡市里,如何来应对系统性风险和个股风险?

名禹资产 王益聪:我们在做投资策略的时候,已经把风控的机制在三个层面上进行了内嵌。第一个层面,是股票的选股和入池。这时候我们有一个黑名单制度,我们把治理机制有问题,或者是被证监会处罚,或者有一些绯闻的不太好的股票排除在外。同时,我们又从全市场里,按照我们的几项原则来筛选的一些优质标的。我们有四个原则选择这些优秀的标的,比如说注重公司的价值,注重成长是创造价值的最大源泉,成长和估值的匹配,以及国际化的定价。经过这两个方面,应该说把个股的风险大部分能够过滤掉。

第二个层面就是个股的择时。再好的股票我们也需要选择一个合适的价格去买进。特别是市场对某一些股票形成一个过于强的一致性预期的时候,交易可能比较拥堵,隐藏的风险相对偏大,我们不太建议在这些股票上重仓,我们建议风险太大的时候要适当卖出,这是在个股择时层面。

第三个层面是仓位的择时,这是我们风控机制里最核心的一个环节。因为大的回撤往往是由于系统性的风险产生的,这时候只有通过仓位的管控才能够有效地去规避系统性风险,而不是对冲。

系统性风险来的时候,我讲的是大的系统性风险就是牛转熊这样一个历史阶段。实际上,通过结构的转换去对冲系统的风险,其实效果是不太好的。因为历史上也多次证明了,这个时候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仓位降下去。这是第三个环节,通过这三个环节可以把净值回撤控制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敬畏市场不跟市场对抗

第一财经 薛一婧:精准择时最重要的是要有执行力。无论股票涨跌,我们一般习惯于“再等等,看看”,怎么才能有效地去执行?

名禹资产 王益聪:首先,你得敬畏市场、敬畏趋势。我们面对市场的不确定性,我们不能够以自己为中心,想怎么地就怎么地,还是要敬畏市场。

第二个,要有纪律。我们可以通过一定的制度更好地去执行。我们风控制度里,把决策和执行有效分开,我们投决会的决策,基金经理的决策跟集中交易室的执行是分开来的,能够避免基金经理直接下场踢球。

最后,投资是反人性的。人性有两大弱点,恐惧和贪婪,如果我们能够比较好地克服这两个弱点,决断相对来讲就比较容易做到。

第一财经 薛一婧:出现何种信号您会觉得自己择时判断错了,这时候该怎么修正?

名禹资产 王益聪:如果市场是该涨不涨,该跌不跌,我想这时候我们应该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判断错了。市场永远是我们的老师。

第一财经 薛一婧:不考虑跟市场对抗几次吗?

名禹资产 王益聪:不能跟市场对抗的,因为市场永远在大方向上,我们还是要倾听市场的声音的。

择时错了,我们要看不同的阶段。如果在牛市的中途,我们以为是牛市结束了,那么这个时候你方向看错了,出局了,结果发现市场仍然在一个良性的大趋势里,那么是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把筹码拿回来。向市场及早认错,重新跟上市场大部队。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市场在牛市末期,因为风险马上来临,我们把仓位降下去了。虽然这时候,市场可能还没有马上出现暴跌,但这时候风险已经太大了。所以,其实我不赚这个钱也可以。那么我是心甘情愿把利润留给市场,同时也把风险留给市场。

逢低布局大消费、 TMT等优质资产

第一财经 薛一婧:进入到五月,资产配置流动性主导慢慢切换到了基本面主导,你们是倾向于逢低做多,还是顺势减仓?关注哪些行业的投资主线?

名禹资产 王益聪:A股还是一个磨底的过程当中,趋势不是特别强,总体上是一个震荡筑底的过程。所以,我们还是倾向于逢低布局一些优秀的标的。我们现在还是关注在大消费(包括医药)、TMT(科技)也是从去年来一直是市场的比较大的主线之一。当然,一些优秀的中国核心资产如果有下跌机会,是值得我们布局的。

科技股有三大逻辑支撑 看好半导体的投资机会

第一财经 薛一婧:春节后,科技股经历了过山车的走势,冲高回落一些科技龙头开始逐步复苏。觉得接下来科技股的逻辑是什么,机会在哪里?

名禹资产 王益聪:这一波的科技股行情,我们认为背后应该有比较强的一个基本面的逻辑。从去年来,全球面临科技创新的新一轮周期,那么这轮周期里,5G建设是一个主要的驱动力。接下来,5G应用这块会逐步登堂入室,会大规模展开来。从去年来已经有像游戏、网上办公、在线服务、自动驾驶、在线医疗等等领域,未来还会进一步扩展开来。

这是第一个主要逻辑,那么第二个逻辑就是5G来了,我们可能会有一个换机潮。换机潮受到疫情影响往后推了,需求有点弱了,但实际上只是延后,不会消失。我觉得这个逻辑就随着手机领域的换机以及一系列创新,这方面的机会比较多。

那么第三个,其实是科技的国产替代,这个是国家的战略。这里有非常大的一个空间,特别是解决一些掐脖子的核心技术,这已经上升到国家的战略。因此,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逻辑,在今后的三年、五年甚至更长时间,是科技股自身走强的一个大逻辑。

第一财经 薛一婧:您刚刚说到国产替代,就不能不提国之重器的半导体行业。科技股中,半导体可以说是A科技牛的灵魂品种。随着中芯国际申请科创板上市,近期活跃的半导体行情又来了,未来能够支撑行情的逻辑是什么?

名禹资产 王益聪:我们围绕国家的战略,在半导体领域去寻找机会。比如,我们寻找替代空间比较大的,我们的技术又已经逐步起来、有一些突破的领域。在半导体的材料、半导体设备等这些领域,都有很大的机会。另外,我们在半导体的封测上本来就已经有优势,这方面的市场空间也会进一步打开。同时,我们在半导体的存储芯片的封测上面,已经有很多技术的储备。随着我们半导体制造领域的技术突破,合肥长鑫存储、长江存储等等,都有一些重大的突破。因此,它的上下游的配套领域,都会产生一个比较大的机会。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意见反馈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Copyright 第一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