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CPTPP:高标准开放对接与区域繁荣共生

第一财经2020-11-25 21:58:19 听新闻

作者:章玉贵    责编:任绍敏

在中国发出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重要信号之后,亚太乃至跨太平洋的经济合作前景备受世人关注,乐观预期也随即升温。

作为CPTPP的主导国,日本政府在刚刚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框架下与中国首次达成了双边关税减免政策,预计中日之间随之到来的进出口商品互惠将显著增强两国消费者的获得感。另一方面,日方也在中国国务委员王毅24日到访期间与中方就共同推动RCEP早日生效,积极推进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以及区域合作进程达成了一致意见;与此同时,CPTPP另一重要成员国澳大利亚总理在日前的一次国际演讲中,对中国经济发展成就及对澳大利亚乃至全球经济的溢出效应高度肯定,该国贸易部长也就中国有意加入CPTPP持积极欢迎态度。显见区域有实力参与主体对中国的热切期待,作为全球经济最重要增长动力之源以及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的中枢,中国深度融入区域经济贸易一体化必将带来增量红利。

就CPTPP及其前身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而言,尽管是不乏一定政治色彩的区域贸易集团,但没有人否定二者在订立协定过程中坚持的高标准、严要求。时至今日,已生效两年的CPTPP被认为是当今世界最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应当指出的是,作为CPTPP的主导国,日本在美国退出TPP之后较为务实地将一些难以统一执行的条款冻结,不过依然保留了TPP95%的条款,均衡度掌握得较好。包括中国原先认为针对性较强的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劳工标准、竞争政策、环境保护等方面,其实随着中国近年来在相关领域的深层次改革和高水平开放的推进,已经变得不再是难以对接和实施的严苛标准。哪怕是较为敏感的知识产权保护,随着中国近年来在该领域取得的巨大进步也有望迎刃而解。

而就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相关重点改革领域的目标设定来看,无论是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产权制度改革和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还是公平竞争制度的建立健全和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构建,乃至生态文明建设的高标准设计与执行时间表的确定,无一不体现出中国以时不我待的精神对标对表,进而推进深层次改革和高水平开放以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决心。

因此,中国在与最大贸易伙伴东盟以及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重要贸易伙伴达成RCEP协定之后,主动对接以严苛规则准入为显性特征的CPTPP,既是在审慎评估该协定的基础上,对本国经济改革与对外开放取得巨大成就的充分自信,也是基于RCEP和CPTPP在货物贸易领域零关税覆盖面的高度重合以及中国在“十四五”及至2035年的中长期发展区间内改革进展的乐观预期。换句话说,致力于构建和完善全球最高标准市场体系的中国,在全球经济终将一体化的逻辑框架下无需回避任何最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

而就区域经济贸易合作现状以及双边或多边经贸关系而言,CPTPP成员国(包括可能加入的美国)对中国加入该协定的期待可能一点也不低于中国的相应期待。以CPTPP的核心成员国日韩两国和中国的经贸关系为例,在中日贸易处于黄金年份的2012年,两国双边贸易额即达到3294.5亿美元,而中日在2019年的双边贸易额还不及这个水平。至于中韩贸易,两国在2012年的双边贸易额为2151亿美元,对华贸易占韩国外贸总额的比重为20.1%。2013年,中韩贸易额更是逼近3000亿美元。但是6年后的2019年中韩双边贸易额为2845.4亿美元,未突破3000亿美元。

日韩财经领袖和市场人士十分清楚,作为全球最具潜力的大市场,中国在未来10年里的累计商品进口额有望超过22万亿美元。如此巨大的市场购买力对苦于外需不振的日韩两国来说无疑是唾手可得的发展红利。因此,尽管日本在某种程度上还不时憧憬当年提出的东亚经济雁阵结构图景,但面对中国经济规模全面超越日本的事实,面对中国日趋增长的贸易力量和强大的“买气”,当然希望中国能够择机加入CPTPP。

从全球产业发展与分工格局变迁以及先行工业化国家产业资本对外输出变化情况来看,中美在2007年左右形成的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的格局在持续十年之后,随着经贸摩擦而面临一定程度上的断裂,但中国经济发展和贸易价值链的提升趋势不大可能因此中断。未来15年,只要中国经济能够保持年均5%左右的有效增长,则中国经济规模将在2035年超过美国。届时中国也将成为全球第一大资本输出国和最大的消费市场。

最近十年来,中国一直在全球价值链中扮演着关键核心角色。而最近的研究表明,全球价值链占据了全球贸易将近四分之三的增长份额;中国则是这一增长的最重要来源,掌握着全球中间品供应的将近三分之一的份额。随着中国近年来致力于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中国开始在全球产业链中扮演着承上启下的核心角色:中国不仅在包括信息、高端装备制造等领域逐步攀升至全球价值链的高端环节;而且在全球产业链分工的中低端环节,已形成了以中国为上游国,越南等地区性制造中心为下游国的国际分工格局。而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很难长期保持既是最大生产国又是最大消费国的状态。这预示着中国在21世纪上半叶的全球贸易格局中将有很大可能性作为全球最大进口国长期存在,中国所释放的进口红利,对于CPTPP成员国而言,无疑是促进本国经济发展的巨大历史机遇。

区域和全球经济发展与繁荣稳定,呼唤富有国际责任感的各国决策者消除分歧,促进商品和资本的自由流通,从便利化和共享中获取利益。而中国若能适时加入CPTPP,将会产生以高标准开放对接提升区域繁荣,促进共生发展的正外部效应。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教授)

文章作者

分享
热度
意见反馈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Copyright 第一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