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注ST股翻倍后,“牛散”连续踩雷两只退市股

第一财经2021-04-22 20:16:30 听新闻

作者:杨佼    责编:黄向东

股价跌破1元、退市近在眼前,不惧风险的投资者还在大举买入,并一举突破举牌线。不断买买买,“牛散”周朝阳可能让自己从投资者,变成退市在即的长城退的长期股东。

长城退4月21日晚间披露,自然人周朝阳于4月19日增持公司152万股,持股比例突破举牌线达到5.11%。从去年三季度进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册后,周朝阳就在一路增持长城退,目前最新持股数量为2682万股。

按照买入均价测算,周朝阳在长城退上的浮亏,目前已超过70%。3月22日进入退市整理期后,长城退在A股仅剩七个交易日。在长城退之前,在*ST飞马、ST瑞德等ST股上,周朝阳都获得了一倍以上的投资回报。

但随着长城退进入退市倒计时,这样的运气可能难以再次复制。此前的4月9日,周朝阳持股的天夏退,已经从A股退市。而一些投资者押注ST股、退市股成功后,很快就遭遇了全军覆没的窘境。随着退市新规的推出并实施,这样的好运可能很难了。

牛散大量增持退市股

根据长城退披露,周朝阳4月19日增持152万股,合计持有公司2682.4万股,持股比例达到5.11%。首此消息影响,22日该股股价大涨11.11%,报收于0.3元。

周朝阳首次进入长城退,是在去年三季度。截至去年9月底,周朝阳持有长城退495.2万股,持股比例为0.94%,为第三大股东。经过此后增持,在此次举牌前,周朝阳持有长城退约2530万股。

长城退前身为江苏宏宝,2014年被浙商赵锐勇的长城影视借壳,成为A股第一家借壳上市的影视公司。其后,赵锐勇控制的长城集团,还收购了四川圣达、*ST天目两家上市公司,组成了资本市场的“长城系”。借壳之后,由于扩张步伐过快,长城系很快陷入困境,违规担保、债务风险、信披违规等问题陆续爆发 。

从2018年开始,长城退连续亏损,2018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4.14亿元、-9.45亿元,2019年年报还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股票则在2020年6月22日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2020年、今年一季度该公司仍旧预亏。

在此背景下,最近几年来,长城退股价一直处于下跌之中, 周朝阳买入后还出现了加速下跌的趋势, 2020年该股全年累计跌幅达到65%左右。在此过程中,周朝阳还在不断买入。

按照长城退成交均价计算,周朝阳买入均价约为1元/股,其累计投入成本在2700万元左右。截至4月22日收盘,其持股市值约为800万元,账面亏损已接近1900万元,亏损比例或已超过70%。

更为严峻的是,长城退离正式退市已经为时不远。去年12月31日,长城退股价跌破1元,到今年1月28日,由于连续20个交易日*ST长城的收盘价均低于1元而触发面值退市。3月12日,深交所决定终止其上市,从3月22日进入退市整理期,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5月6日,目前距离退市仅有七个交易日。

投资ST股获利颇丰

在A股市场,周朝阳的身影不算活跃。2014至今,包括长城退在内,一共只在六家上市公司和一家新三板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出现过。在不多的公开投资记录中,其对ST股情有独钟,其中就包括天夏退、*ST飞马、ST瑞德等。

周朝阳第一次在A股公开现身,是在2014年上半年。披露显示,当年二季度,周朝阳增持252万股之后,以345万股、0.18%的持股比例,成为南山铝业第九大股东,但很快又在当年三季度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此后,直到四年后的2018年二季度,周朝阳才再次出现在戴维医疗股东名册中,并逐渐活跃起来,先后买入ST瑞德、*ST飞马等股票。

周朝阳最早进入ST瑞德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是在2019年二季度。当年6月底,其持有ST瑞德497.6万股,为第四大流通股股东。但一个季度之后,她就退出了前十大股东名单。

随后,周朝阳又在2019年三季度买入*ST飞马。当年9月底,其首次在*ST飞马出现时,持股数量为449.37万股,持股比例为0.27%,2019年四季度、2020上半年分别增持128.7万股、698万股后,持股数量达到1148.22万股。

按照买入时点测算, ST瑞德、*ST飞马为周长阳带来了丰厚回报。其买入时,这两家公司的股价,经过长期下跌后,都在当时的最低点1.1元左右徘徊。从2019年7月开始,ST瑞德从1.3元涨到2.4元以上,周朝阳此时已逢高离场,所获收益至少在一倍以上。

*ST飞马的情况也与之相似。周长阳买入后,*ST飞马一路下跌,去年6月一路跌至最低时的0.84元,但7月开始从1元左右连续拉升,最高时达到2.87元。按均价计算,周朝阳投资回报已经接近两倍。

在ST瑞德、*ST飞马的“战绩”,让周朝阳颇受追捧。去年三季度,其又买入当时的*ST长城、*ST天夏两只股票,但这一次却没有那么幸运了。

三季报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周朝阳持有天夏退约564万股,持股比例为0.52%,且全部处于质押状态。去年12月16日,天下退跌破1元后,就再也未能回到1元面值以上。由于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今年2月18日,深交所决定其股票退市,并在退市整理期结束后的4月9日退市。

天夏退目前尚未在股转系统挂牌,周朝阳持股情况尚不得而知。从买入时间来看,周朝阳平均成本接近2元,而退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该股跌至0.25元。据此推算,如果未在退市整理期卖出,其浮亏比例接近90%,亏损额在千万元左右。

牛散押注退市股踩雷

在A股市场,见首不见尾却又呼风唤雨的“牛散”,是一个颇为特殊的存在。注册制推出前,作为稀缺资源,市场对壳资源、重组题材炒作经久不衰,包括牛散在内,一些资金押注退市、保壳股赚得盆满钵满,最为突出的案例,就是徐翔对*ST长油的投资。

*ST长油退市不久,徐翔家族就已集体买入。披露显示,截至2014年6月底,徐翔家族合计持有*ST长油2200万股。正式退市前,*ST长油股价最高1.68元,最低0.69元。但跌破1元后,多个交易日股价在0.8元以下。

2014年6月,*ST长油因连续亏损而退市,四年半之后的 2019年1月8日,该公司以4.31元的开盘价,重新在上交所恢复上市,当天最终报收于3.31元,相较于退市时0.83元的价格,涨幅达298.6%,此后也基本维持在3元左右。倘若一直持股, 即便按3元计算,徐翔家族获利也接近3倍。

与徐翔一样潜伏在*ST长油中的,还有牛散陈庆桃。2013年半年报显示,陈庆桃当时持有该公司777万股,退市前持股没有变化。当时,*ST长油平均股价不到1.6元。如果一直持有到该公司恢复上市,陈庆桃的投资回报也在1倍以上。

资本市场对陈庆桃的名字并不陌生。从2008年开始,陈庆桃就不断出现在多家ST公司的股东名单中,被资本市场冠以“ST大王”的称号。然而,押注*ST长油成功后,陈庆桃就遭遇了全军覆没的窘境。

2019年5月17日,*ST海润、*ST上普、*ST保千、*ST华泽、*ST众和四家公司,在同一天被监管决定终止上市。而这四家公司,退市前都存在财务造假、虚假陈述等违法违规行为。按照规定,存在财务造假的公司,退市后不得恢复上市。

长城退也存在类似风险。 2020年4月,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该公司4月19日公告称,监管调查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调查结论或决定。去年9月,因2018年年报、2019年半年报分别虚减资产和负债1370万元、1210万元,长城退被江苏证监局采取监管措施。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分享
热度
最新评论
意见反馈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Copyright 第一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