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说集团吹响集结号,美国下一轮刺激措施还有多远

第一财经2021-06-20 19:57:51

作者:高雅    责编:戚德志

美国经济正在复苏,但一些饱受疫情打击的行业还没喘过气来。

据当地媒体报道,餐馆、酒店和其他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协会正集结起来,建立名为“经济桥梁联盟”的游说集团。它们意图劝说美国国会再为其提供数百亿美元的新政府援助,以维持生计。

截至6月20日,该集团已加入13名成员。除全国餐馆协会(NRA)和美国酒店和旅馆业协会外,还有美国租赁协会、国际游乐园和景点协会、专业摄影师协会和美国马业委员会等。这些成员认为,由于社会距离的限制措施,它们遭受了巨大的、无法挽回的经济损失,即使处于经济复苏阶段也仍面临不确定性。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在周三(6月16日)的发言中称,美国正“顺利地”从新冠大流行中强劲复苏,并敦促国会议员将注意力转向困扰经济的长期问题,比如解决基础设施建设、气候变化和不平等。

投资咨询公司BCA Research研究员比利克(Pavel Bilyk)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通常而言,伴随着经济衰退,会出现一连串的企业倒闭。但此前美国出台的几轮财政刺激措施,实际上避免了这一情况加剧。

“尽管在新冠大流行开始后不久,大公司的破产率有所上升,但与2019年同期相比,2020年前11个月申请破产的公司减少了16%。根据(美国破产法庭数据公司)Epiq AACER的数据,包括个人破产在内的整体破产申请已经下降到35年的最低点。”但他也认为,劳动力市场仍然存在大量的空间,就业水平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仍有一些行业水深火热

尽管餐馆正在加紧招聘,但NRA表示,该行业在大流行期间损失了2900亿美元的收入,一些地区仍然有客流量限制。该协会称,许多餐馆老板负债累累,很快就会因为无法还款而欠下滞纳金。该协会负责公共事务的执行副总裁肯尼迪(Sean Kennedy)说:“我们仍然非常脆弱。”

连锁餐饮店Richardson的联合创始人艾米·朗(Amy Long)说,她的餐饮企业为了在疫情期间维持生存,已经欠下了几十万美元的债务。“如果没有额外的帮助,我们无法继续以目前的销售水平运营,撑到9月是不可能的。”她说。

智库经济创新集团(EIG)主席莱蒂里(John Lettieri)说,餐饮业的确有充分理由要求提供更多救济,因为现有计划“被广泛认为资金不足,无法满足需求”。但他也质疑,政府是否有必要再推出更多纾困计划。

今年3月,美国国会首次设立了小企业管理局拨款计划,总金额为286亿美元。但该计划收到了750亿美元的申请,这令数以万计的餐馆更加被动。众议院小型企业委员会成员卢克梅尔(Blaine Luetkemeyer)称:“餐馆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而且,它们是最后得到救济的群体之一。”

在酒店业,酒店贸易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杰斯(Chip Rogers)说:“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这个行业也不可能仅靠休闲旅游而生存。虽然你看到人们在休假,但我们发现,除非大型会议重新开始,除非传统的商务旅行回来,否则我们将无法完全恢复。这就是我们需要援助的原因。”

一些行业的诉求已经得到美国政界的关注。尽管共和党人反对拜登的基础设施支出计划,但其签署了向餐馆和健身房提供资助的法案。6月中旬,参众两院的两党议员联合提出一项法案,投入600亿美元用于为餐馆提供新一轮拨款。健身行业可能将得到300亿美元的资助。

还有议员提出希望为酒店业提供200亿美元补助金,以支持酒店工人的工资和福利支出。这一法案得到了美国酒店和旅馆业协会和酒店工人工会的支持。

美国政府意在推出更长期的刺激措施

据美媒称,小雇主在美国国会议员的议程上地位特殊,因此,过去一年中,各种迭代的工资保护计划都获得了压倒性支持。疫情期间,仅薪酬保护计划就向1180万家企业提供了近8000亿美元的短期援助。

即便是现在,两党议员仍同情那些被迫缩减业务的企业,因为他们认为许多企业没能从早期援助计划中得到足够多的帮助。反对拜登支出计划的卢克梅尔称:“我(共和党)这边的大多数人都不反对推出一些额外的救助金额。”

但游说集团也承认,随着美国经济和社会秩序恢复正常,大多数成年人接种了新冠疫苗,要说服国会议员们继续为企业多花几十亿美元将是一个挑战。

“由于疫苗的广泛使用,企业可以安全地重新开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最高共和党人麦克亨利(Patrick McHenry)表示,“我们应该专注于解决雇主目前面临的问题,他们无法招聘足够的工人以维持企业运转。”

当前,人们对美国经济的最大担忧是“过热”的可能性。美国5月失业率降至5.8%,表明经济正在迅速扩张。全国独立企业联合会最近调查发现,小企业的乐观情绪在今年大部分时间里稳步上升,劳动力短缺是普遍问题。

对于“政府的援助政策该维持到什么时候”这一问题,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援助政策包括央行提供的流动性和财政政策。

一方面,美国以及欧洲的央行已经进入市场,成为市场的坐庄者。另一方面,美国的财政政策更偏向于直接支持个人,比如发放失业救济和刺激支票,补贴企业的工人工资,以推动个人消费,维持经济增长。“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美国政府)也遇到了新的挑战,就是政府的财政资源有限,不能无限制地支持。”朱民说。

美联储周三(6月16日)暗示,美国可能比预期更早加息。而在财政政策一方,耶伦更优先的议程似乎是推动更长期刺激计划的通过。

在参议院金融委员会发表证词时,耶伦表示,国会在3月颁布的1.9万亿美元的救援法案正在帮助美国人走出危机。但是,美国仍然面临着工资不平等、劳动力参与率下降、种族差距和气候变化等挑战。

耶伦说,这些问题需要大量的公共投资解决。她敦促国会议员支持拜登提出的关于儿童保育、基础设施和绿色投资的多年期4万亿美元支出计划。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分享
热度
意见反馈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Copyright 第一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