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0家美企获阶段性胜利:美国际贸易法院按下关税清算“暂停键”

第一财经2021-07-09 00:09:07

作者:冯迪凡 ▪ 高雅    责编:冯迪凡

美国国际贸易法院(“CIT”)的一项有关关税的裁决引发了贸易圈的激烈讨论,CIT做了什么?

7月6日,CIT在判决(Slip Op 21-81)中要求美国政府对对华301征税清单3和清单4A(下称“清单3”和“清单4A”)中的中国输美产品暂停关税清算(liquidation),即做出了先予执行禁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该案件原告为逾3600家美国企业,清单3和清单4A中的产品多为消费品。

CIT给出的理由是,如在诉讼期间照常进行关税清算,则对征税提出质疑的进口商将受到无法弥补的伤害;对于案件本身,CIT认为,进口商们对关税的合法性提出了“足够严肃和实质性的问题”。

自开征关税以来,有不少美国企业认为,美国政府对其他国家的关税正在推高其国内原材料价格,影响美国企业竞争力,呼吁美国政府取消关税。

在就这一问题作答时,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近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充分说明,加征关税不利于美国,不利于其他国家,不利于世界经济复苏。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在美国是一项正常的司法程序。美国政府做的行政决定,企业可以到CIT去申诉。此前,也有美国很多企业联合起来要求(关税)豁免,这反映了美国企业对于301关税的不满。毕竟,关税对企业来讲是额外的负担,美国企业都希望能够取消关税。”

回到本案,要如何理解CIT本项裁决的意义,暂停关税清算或先予执行禁令又有何种影响?

美国政府不退还关税态度为CIT判决重要依据

2020年9月10日,美国企业HMTX Industries向CIT提起诉讼,作为一家乙烯基瓷砖进口商,HMTX Industries提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其要求为,永久禁止USTR再用清单3征关税,且美国政府要赔偿因为加征关税给自己带来的损失,且要加利息,随后HMTX Industries修改了诉讼,将清单4A中受影响部分,也加进了索赔清单。

根据美国媒体报道,因为关税,HMTX Industries的采购和零售成本都不得不提高,从HMTX Industries到批发商要涨价近20%,而批发商卖给零售商时涨幅则接近25%。

在HMTX Industries提告后,从者如云,有超过3600家进口商纷纷加入这一诉讼阵营,这其中有两个原因:第一,诉讼时效。根据美国相关法律,对此类关税案件诉讼时效为两年,因此,针对清单3 的诉讼有效期到2020年9月截止;第二,搭便车。如HMTX Industries等主要案件能够成功,其他进口商就不用为自己的索赔进行全面诉讼,也就不会产生大笔律师费用。

根据大成律师事务所和美国 MMM 贸易救济联合律师团队就该案件的梳理报告显示,2021年2月10日,CIT决定合并审理约3600件对华301征税案件,在3月31日,CIT决定以先行启动代表性案件审理,4月23日,原告向CIT提出先予执行暂停征税清关申请;2021年7月6日,CIT就原告的先予执行申请作出裁定。

此次,CIT禁止美国政府在案件审理期间完成其征收关税——这一过程通常被称为清算。 此前美国政府辩称,即使进口商胜诉,也无法退还全额征收的关税,而这一理由让 CIT 小组做出了暂停关税清关决定。

CIT法官小组在判决中写道:“政府没有说原告所谓的‘无法弥补的损害’是可以弥补的(因为法院可以下令重新清算或退款),而是拿出了相反主张,即法院不能下令重新清算或退款。”

“因此,政府的立场是,无论是否被非法征收,任何已支付的关税都是永久无法收回的。”CIT总结道。

大成律师事务所和美国 MMM 贸易救济联合律师团队在报告中也指出,CIT 做出先予执行禁令裁定的理由是源于:美国政府的立场是,认为政府有权获得违法征税,且拒绝就返还违法征税做出承诺。

因此,CIT的合议庭多数意见认为,如不做出先予执行禁令,可能导致对美国行政执法的法定司法审查失效。

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磊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原告(美国进口商)申请的先予执行禁令效力,仅限于暂停涉税产品的进口清关,美国政府仍可以按照现行税率,继续就涉税产品征收保证金,“暂停清算并不是暂停征税,对于这样的结果不要过于兴奋:(美国)进口商还是要照常交保险金的,CIT允许原告进行后续抗辩。”

对于最终关税能否被退回,孙磊表示,如果的确能证明征税行为是错的,肯定是可以退的,但是离这一步还很远。

据美国媒体报道,在CIT做出裁决当天,代表原告的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 LLP律所合伙人奈斯理(Matt Nicely)表示,企业对CIT的禁令十分高兴。美国政府的律师团则拒绝发表评论。

案件未来走向

按照目前CIT的排期安排,所有案情简报将于 2021 年 11 月 15 日之前完成。

不过,按照Faegre Drinker Biddle & Reath LLP律所的估计,诉讼方仍有可能增加。

其原因在于,针对清单4A的两年诉讼有效期到2021 年 8 月 20 日截止。Faegre Drinker Biddle & Reath LLP律所在文章中指出,考虑到这种“我也是”诉讼的成本相对较低,再加上潜在的重大贸易救济收益,这对于那些尚未提起诉讼的进口商来说都提供了一种低风险/高回报率的情景。

屠新泉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裁定给拜登政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台阶,美国企业自己联合起来向美国政府提出这样要求。

屠新泉表示,“我个人的理解来说,美国方面现在正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屠新泉举例称,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段日子发布的报告,还有7个共和党参议员发布的相关声明,都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为美国撤销或者取消一部分关税提供一个理由”。

根据IMF于7月1日发布的报告,该组织敦促美国总统拜登的政府取消对来自中国的进口钢铝、洗衣机、太阳能电池板和一系列商品的关税。“应该重新考虑这些政策。贸易限制和关税加征应该被撤回,购买美国货的规定应该受到严格限制,并应与美国的国际义务保持一致。”

此前,七名共和党参议员在6月30日致函白宫,要求拜登废除特朗普在任期间实施的影响到农业、汽车制造商和制造业等广泛行业的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

长期跟踪该案件的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案件显示了出口商方面申请执行暂停征税清关的策略成功了,属于一次“阶段性胜利”,按照以往在奥巴马时代的判例来看,CIT还是支持全球自由贸易的,这次关税的“受害者”美国进口商出来诉讼,有了不错的效果。

周世俭并解释道,CIT位于纽约,在美国其法院分为地方法院、中级法院和最高法院,所以案件还有可能向上打:即虽然CIT可能是国际贸易方的专业法院,但是CIT同样受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管辖;如果原告或被告任何一方选择对未来CIT的一审判决上诉,这一案件最终都有可能抵达美国最高法院,且这一案件的核心是讨论是否存在对贸易法/关税的滥用,其合法性有可能需要美国最高法院来判断。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分享
热度
意见反馈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Copyright 第一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