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中美一对比,就奚落中国企业了

第一财经2024-01-23 12:28:18 听新闻

作者:刘远举    责编:任绍敏举报

最近,一段话在网上热传:当我们全民热议王自如的时候,OpenAI爆红,大模型升级,马斯克星舰升空。这些年,我们的企业家和美国的企业家,出现了气质上的巨大差异。

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马斯克的星辰大海,遭遇了马云的人间烟火,47分钟的鸡同鸭讲,尴尬到了今天。商业文明的十字路口,我们的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急剧地放大。

韦伯望远镜、可控核聚变、页岩气革命、火箭回收、脑机接口、ChatGPT……反观国内,我们这一代人中最优秀、最聪明的大脑,都在思考如何让人们点击广告,或是借高利贷,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这几乎是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会激赞的观点,所以,才传播得如此广泛。网上也流传着无数类似的话。

但这个观点真的对吗?

美国是发达国家,是科技第一强国,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国家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不同发展阶段国家的企业,也必然有不同的经营模式。

现在中国GDP达到了美国的70%。这是做乘法的结果,再小的成果乘以14亿,都很大。所以,中国能和美国比一比。但另一方面,GDP是14亿人创造出来的财富,这14亿人还要过日子,要吃饭、看病、上学,都会消耗这些财富,这又是一个除法,再大的成果,除以14亿,都很小。

换言之,美国人均GDP在7.6万美元左右,而中国在1.2万美元。这个差距很大。

这就是中国企业所处的基本国情。这是企业经营、国民行为的大背景。

如果有人要奚落中国人,说美国中产都在买游艇,中国中产还在买10来万的车。美国中产都在打高尔夫球,在自家游泳池游泳,中国中产还在流行跑步这样最廉价的运动。这种奚落公平吗?但这就是不同经济发展阶段导致的。这与企业经营的不同状态,不同精气神是同源的。

除了这种经济上的差别,不同历史、工业化阶段导致的国民的知识差别、技能差别、观念差别都是巨大的。而且美国科技公司的市场是全球性的。

综合这些因素,中国企业和美国企业,有差别,是非常正常的。企业、企业家从事的科技领域有差别,也是正常的。就像中学生做代数,大学生做微积分一样。这里没有道德上的差异,只是能力、不同阶段的差别。

很多人觉得以前差距小,现在越来越大了,文章开头那段话也是这个意思。其实,以前差距更小,是一种假象。

现在网上流传一张图片,中国在上世纪60年代就召开了光刻机会议,根据这张图片,很多人就说,中国早就有光刻机了,因为改革开放,放弃赶超战略,我们现在才被卡脖子。这种说法当然是错的。具体的技术问题复杂,打个简单的比方,这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小学生和高中生,一起去学游泳。第一节课,两人不会有太大的差别,都是在水里扑腾。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出现差别。一周之后小学生的游泳速度,肯定是赶不上高中生的。

半导体工业刚刚开始的时候,中国和美国差别不大,可以仿制、紧跟,可以召开光刻机会议。但一旦进入爆发式阶段,半导体涉及的设计、工艺、制造环节,技术、人才的差距都是巨大的,差距必然会拉开。

中国和美国的科技差距,在大炼钢铁时代,没办法比;在改革开放初期,年广九、牟其中时代没办法比;在柳传志、尹明善时代也没办法比,所以,大家也不会去比。反而是到了马云、李彦宏、马化腾这一代企业家,才能做科技企业,才能拿出来比一比。

即便可以比一比,有差距也是正常的。OpenAI是现在最热的公司,这家公司最危急的时候,是微软大手笔投资救了它。微软成立于1975年,1995年,马云还在卖黄页的时候,微软就推出windows95了,已经是全球垄断性操作系统公司了。

所以,不是这些年出现了差别,不是改革开放没有一直实施科技赶超造成了差距,恰好相反,是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才缩小了差别。差别缩小了,进入到可以比的范围了。这就像一个3岁的孩子,是不会和一个高中生去比体力,比谁跑得快的。但一个小学高年级学生,虽然仍然比不上高中生,但起码能比一下了。

实际上,现在全球国家中,能实现较为全面的紧跟赶超的,只有中国公司。这是因为中国单一超大规模市场的优势。国外对这种追赶都是高看一眼的,保持密切关注的,甚至带着一种特别的心态。

最近河南郑州某部队下属高校的副教授,自己自主进行了一项实验室学术研究,研究AI与战争的关系,也不涉及核心机构或军事项目。他用到了文心一言、ChatGPT等模型,使用的都是对社会公众开放的通用大模型服务。

后来有外媒将百度与军队联系在一起,随后,包括seeking alpha在内一系列财经媒体的转发,将百度股价下跌与该论文关联起来,又误导了包括bloomberg在内的媒体。这虽然是一个小乌龙,但反映出国外对中国科技公司的高度关注。

如果说外国是高看一眼,国内就是低看一眼。对中国的科技公司来说,花钱赶超,反而会在国内招致舆论的嘲讽。因为越向着这个方向做努力,越能显示出差距,就会被奚落、被骂。

大模型来了,如果大家都不跟随,自然就没有对比,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但现在中国科技企业有能力跟随了,出于经营需求,自然会去跟随。而跟随,就会显示出差距,差距会被奚落,形成压力。美国和苏联搞太空竞赛,中国不会去比。如今,马斯克搞商业火箭,中国公司有能力去比了,但一定会有差距,有差距,又会被嘲笑。

十年前,2015年,在谷歌等公司已经开始布局量子计算领域的背景下,阿里巴巴也展现其在科技领域的雄心,成立专门的量子实验室。量子实验室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2018年推出的“太章”量子电路模拟器,打破了谷歌在量子计算领域的垄断;2019年,成功研发了第一个可控量子比特;2020年,使用“太章2.0”模拟谷歌的量子电路。

然而,经过十年的努力,阿里巴巴决定关闭其量子实验室,并将所有设备捐赠给浙江大学。

一方面,这是因为量子计算的商业化前景尚不明朗,同时,阿里巴巴的整体经济状况也影响了其在量子实验室的投资。近三年来,阿里巴巴的股价持续下跌,市值大幅缩水,迫使公司在资金分配上作出更加谨慎的考虑。

阿里巴巴的这个状况,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迫切希望阿里巴巴实施科技赶超的期待造成的。也就是说,迫切的,超出实际的赶超期盼,最后反而拉了赶超的后腿。

奚落中国企业,这种观念的本质,其实就是重工业崇拜。意思就是,每天都是油盐酱醋,日子太庸俗了,太舒服了,国家应该把资源都去搞星辰大海,10年登陆火星,每年花20万亿,老百姓的日子就有激情了。

但是,违背规律,往往事与愿违。

现在多数人都认为,联想没有搞CPU是错误的。但当年的联想,不过是亚洲销量第一。现在苹果坐拥全球手机一半市场,是全球利润最大的公司,才开始实施赶超wintel联盟的战略。当年的联想搞芯片,必然会失败。实际上,倪光南不是没搞过CPU,搞过了,花了钱,没成功。如果阿里巴巴初起的时候,比如,刚刚从淘宝转向天猫的时候,就搞计算,搞人工智能,大把的钱烧出去,最大的可能是,没有烧出成功的人工智能,反而把自己搞没了。

正常的科技赶超战略,是先保证过日子的消耗,维持经济发展所需要的投资,才能用剩下的财富,来实施科技赶超。舆论奚落中国科技企业,呼吁赶超,而赶超是要真金白银的。要把其他行业的资源,投放在赶超中。全力赶超,必然影响到产业结构,生活方式。这就像要逼着小学生去和高中生比体力。

这最终会通向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比如,老王做完义务劳动,回家发现今天停电、停气,骑着自家自行车,骑了20分钟,去4公里外的唯一11点还开着的国营兰州拉面,排队20分钟,吃了一碗面。吃面的时候,看到中国舰队正在加勒比海巡游,火箭降落火星。他或许觉得,这比20年前,自己年轻的时候,在家里就能外卖点个100块的火锅,刷短视频,更幸福。

发现与对手的距离不难,下决心去追也不难,真正难的是,在赶超中,保持克制。这就像长跑比赛,并不是一味跑快,而是要讲节奏,讲策略。这样才能可持续地赶超。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专栏作家)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

文章作者

分享
热度
意见反馈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Copyright 第一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