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回来的年轻人:打开数字化创业魔法,用AI服务城里人

第一财经2024-04-02 22:06:49 听新闻

作者:郭晋晖    责编:谢涓举报

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的陈嘉劲发现,最近这几年周围像他这样的返乡创业青年越来越多了,之前努力走出乡村去广州、深圳等大城市打拼的一批同龄人,也开始联系他打听家乡的就业创业环境。

“20岁的时候,我想去外面寻找更大的世界,现在发现更大的世界就在我们的家乡,家乡的就业机会也不仅是务农和考公。”陈嘉劲说。作为一名不折不扣的“95后”斜杠青年,他是餐饮店老板,运营着本地最大的外卖平台,同时还进行水产批发等业务,成为当地有名的创业者。

风景秀丽、基础设施完善的徐田村。

乡村振兴所带来的基建完善、电商物流等数字经济下沉,正在为有知识有经验的青年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据农业农村部数据,从2012年到2022年底,返乡入乡创业人员累计达到1220万人。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对第一财经表示,目前高校毕业生就业仍然是一个挑战,需要开拓青年就业创业新领域、寻找提升青年就业效能新途径,乡村振兴、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数字平台生态系统等领域未来能为青年人提供大量就业机会,可以成为就业新增长点。

人才振兴,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关键所在。今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壮大乡村人才队伍,浙江、广东等多省份已经出台了细化的乡村振兴人才支持计划,通过政策扶持,创业指导到资金奖励等多措并举形成在外青年返乡、本土青年兴乡的人才集聚效应,促进人才回归。

“洄游”留下的年轻人

陈嘉劲从深圳返乡创业时,家里的人都不太看好他,认为他一不会种地、二考不上编制,回来以后可能工作都找不到。但他看到了“环罗浮山”乡村振兴项目给当地经济带来的机会。

返乡创业青年陈嘉劲。

“我在新开发的福明商业街上开了一家餐厅,同时做水产批发的生意,家人认为我创业不现实会把钱打水漂,但他们还是支持了4万元,我一年之后就还上了。”陈嘉劲说。在开餐厅的过程中,他又发现了与深圳便利的外卖送餐相比,当地的外卖市场仍然是一片空白,想点外卖只能给餐厅打电话向店里询问价格和菜单,于是就创立了当地的外卖平台。

近年来虽然美团等互联网公司外卖服务也下沉乡村,但陈嘉劲所运营的这个平台在当地市场占有率还是最高的。

被称为“帐篷小哥”的叶伟荣是福田镇另一个资深的返乡创业青年。1989年出生的叶伟荣高中毕业后被武汉理工大学录取,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考上211大学的学生。叶伟荣在厦门和深圳工作几年后,于2014年返乡创业,今年已经是他创业的第十个年头。

回顾这十年的创业经历,叶伟荣一直都走在新经济风口上:最开始运营微信公众号,做本地生活服务号,也顺带帮其他企业做代运营;也试着开发外卖平台;疫情期间他看到“营地游”爆火,加上之前在大城市做酒店管理方面积累的经验和资源,他和伙伴们在福田镇创立了自己的帐篷营地。

叶伟荣表示,2023年,露营地第一年的总营业额就突破了100万元大关,个人的月收入也在2~3万元之间。

叶伟荣表示,“环罗浮山”乡村振兴项目实施之后,当地基础设施以及村容村貌有了根本性的变化,福田镇吸引了更多的游客,这样营地才能有稳定的客源。

博罗县福田镇党委副书记罗智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乡村振兴使农村的基础设施不断提升,带来发展的新机会,在镇上的徐田村,以前一天的游客也就3辆大巴左右,现在一天可能最多的时候会有10辆大巴,目前停车场都需要扩建了,村里文旅产业的人气和财气都旺起来了。

第一财经从福田镇政府了解到,近年来福田镇乡村旅游盛况空前,将“流量”变“留量”。博罗县第十届福田菜心旅游节活动当天累计接待游客1万人次,旅游收入上百万元。2024年春节假期时,福田镇共接待游客7.2万余人次,旅游综合总收入1296万元。

这其中也有项目和资本的力量。2021 年,博罗县人民政府与泰康保险集团签订乡村振兴战略合作,“万企兴万村”行动在福田镇的两个村启动,2022年吸引游客过百万,创造了当地民宿、餐饮、娱乐等行业发展和收益的契机。

陈嘉劲表示,现在很多年青人向他咨询回乡创业的事宜,“大城市虽然创业的机会很多,相对应淘汰制也很强,他们觉得在外面打拼那么多年,学了很多东西,但自己的能力展示不出来,回乡的意愿也比较强烈,而且我们平时几个朋友坐在一起,也是在头脑风暴,聊怎么创业赚钱,而不是说在舒服的环境下怎么去玩。”陈嘉劲说。

中央团校党委常委、副校长廉思在2014年提出了“洄游”青年的概念,他们既具有一定的职业经验和社会关系网络,又具备一定的知识和技术,是乡村振兴的新生力量。

廉思近日撰文表示,如果说2014年青年回乡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选择,经过十年变迁,点点星火已成“燎原之势”,更多青年开始思考如何在家乡度过更有意义的人生。相对于城市的高成本、高门槛、强压力,乡村的优势愈发突出,有越来越多的资本、人才、技术流向乡村,这也驱使更多青年愿意返乡开启自己新的人生。

在城乡“数字鸿沟”中寻得商机

廉思认为,和传统意义上的农民不同,“洄游”青年无论从事何种行业,均对以短视频和电商为代表的互联网工具有着天然的亲近感,电商和短视频成为返乡必备的“工具箱”。“洄游”青年返乡创业具有规模小、数量多、门槛低等特征,他们在创业过程中多会选择和新经济、新服务、新模式有关的绿色行业。

第一财经在福田镇采访多位返乡创业青年时也发现,他们深知互联网的能力,能够熟练运用互联网工具,在弥补城乡“数字鸿沟”的过程寻找到了商机。

叶伟荣已经带着他的小伙伴们在学习人工智能(AI),并使用国内外大模型工具来用于日常的营销和管理。

返乡创业青年叶伟荣。

“比如我要用十个社交媒体的账号来做推广,以前要写十个文案难度是很大的,现在用人工智能的话,1个人就可以搞定10个账号,此外一些客服号可用机器人直接来做一些简单的回复,比人工更快更高效。”叶伟荣说。

当前我国城乡之间仍然存在一定的“数字鸿沟”。一方面体现在城乡数字基础设施的差异,另一方面在于城乡数据要素积累的差距较大。当前乡村数字人才的短缺是制约乡村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个瓶颈。

在叶伟荣看来,乡镇和城市的最大区别就是信息化流动,在城市里信息是各种媒介主动推送到眼前的,但在乡镇创业必须要具备主动寻找信息的能力,要知道世界在流行什么,身在乡村却必须了解城市,因为农村创业做生意赚的钱其实就是城市的钱,必须知道城里人的喜好是什么,这样才能提供适合他们的服务。

返乡青年创业也会面临资金短缺、不了解政策、缺少技术支持等困难。针对这些情况,地方政府投入多项政策和真金白银,帮助青年返乡创业留得下、创成功。

罗智崇表示,广东省已经提出实施“百县千镇万村高质量发展工程”(下称“百千万工程”),需要发动大量外出人才回乡创业,投入到“百千万工程”的战略部署中。福田镇推出了“福燕归巢”人才项目,助力人才振兴,形成在外青年返乡、本土青年兴乡的人才集聚效应,促进人才回归、资源回乡、项目回流。截至目前,收集在册返乡创业人员21人,进站登记入库387人、福田籍大学生420人,社会工作人才11人,农村实用人才26人等。

“福燕归巢”项目结合福田镇产业实际,统筹各项优惠政策,制定回归人员创业扶持计划,为他们对接产业项目、创办小微企业、领办合作经济组织、发展农村电子商务、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等给予定向扶持。

浙江省还更进一步推出了真金白银的引才计划,全国百强县诸暨近日发布了《关于2023年大学生从事现代农业拟补助名单的公示》,符合条件的返乡青年可获10000元的补助。此外,诸暨市连续多年出台大学生农创客奖补等系列政策文件,让政策围着产业转,产业围着人才转。联合诸暨农商银行开发“创客贷”特色信贷产品,累计补助资金460多万元(含省和绍兴市级补助),授信达5000万元,以金融“活水”为乡创“解渴”。

文章作者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分享
热度
意见反馈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Copyright 第一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