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红点、IDEA,这些设计奖在商业驱动下变了味?

一财网2016-03-04 10:14:00

责编:沈晴

Air Wick 香氛

HIDEOUT 沙发

ROLL 蓝牙扬声器

 

背景介绍:

德国iF设计奖和红点奖、美国IDEA奖并称世界三大设计奖。根据主办方德国汉诺威工业设计论坛(IF Industrie Forum Design)发布的数据,今年的iF设计大奖吸引了全球53个国家和地区的2458名参赛者,共提交了5295件参赛作品,参与产品、传达、包装、服务、专业概念、建筑与室内设计七大门类的奖项的角逐。其中,1821件参赛作品获得iF产品设计奖,有75件作品摘得iF设计奖中含金量最高、最有分量的金奖。

 

正装礼服、高跟鞋、项链耳环,为参加2月26日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第63届iF设计奖颁奖典礼,设计师李佳颖花了一整天精心打包行李。一个月前,她刚从邮件中获悉,自己捉刀的Beitou水龙头获得了iF产品设计奖。

这个喜讯也意味着,她所在的某知名卫浴设计公司要为她的欧洲之行和奖项费用埋单。“激动和兴奋是肯定的,但参赛和前去领奖所需要的花费也令人咋舌。”曾亲临iF奖颁奖现场的资深媒体人Ting,为《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无论获奖与否,每项参赛评审费用,按类别分,从200欧元至450欧元不等。而在收到颁奖典礼邀请后,各种费用也接踵而至,比如单人来回机票花销6000元,入住当地酒店至少3天,和同行拼房也要2000元,iF奖的奖牌费用(包含产品授权使用iF奖标志、参加汉堡iF设计展以及APP和线上展示)从1600欧元至2700欧元不等,颁奖典礼之后的晚宴费用800欧元。

保守估算,从报名参赛到只身赴慕尼黑领奖,费用达到3.5万元以上。这还不包括在德国做“剁手族”的花费。Ting还提醒,最好不要做出类似吃“霸王餐”的事情。“如果有人蓄意拖欠缴费,会被主办方指定的保险公司催债,如若再不赔付,那你就得承受入境欧盟国家时严苛的申请条件,背负全球信用评级的损失。”

iF奖高昂的评审和领奖花费,无形中为参赛者先行设置了一道门槛。如果要为一项产品同时申报几个门类的奖项,光报名费就是一笔不菲的开销。不只是iF奖,红点奖、IDEA的评选也有这样的问题。比如,IDEA光是参赛费用就高达400美元。在国内设计界,有设计师诟病,这些都是“用钱堆出来的奖”。

不过,另一方面,即便诟病和非议不断,这些世界知名的设计奖项仍是行业风向标。时而对其口诛笔伐的国内设计师和品牌,对参赛和获奖的兴趣却从未减退。设计大奖背后,究竟是商业在驱动,还是奖项本身代表了设计界最高荣誉使然,其中的原因值得大众深思。

LINE Café 衍生品

Oh!-Saft 果汁瓶

从罗永浩的炮轰开始

国内设计界对三大奖项(iF奖、红点奖、IDEA奖)的商业化运作诟病多年,因为公众人物罗永浩的戏剧化吐槽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2014年5月,在锤子手机Smartisan T1的发布会上,老罗炮轰红点奖“是中国家电企业最喜欢花钱买的一个奖,这个奖在工业设计圈是一个笑柄”。一时激起千层浪,用网友的话来说,“老罗不知道打了多少国内知名设计师的脸。”

的确,很多设计师承认,和参加iF奖的过程一样,申请红点奖,从提交作品到领奖也需要不菲的代价。曾经以品牌名义出席红点奖颁奖的设计师王艳辉透露:“以人民币折算,报名费加首轮评审费2100元,入选之后的评审费一项总计8000元,现场领奖需要缴纳5000元,还有奖项、奖牌、证书制作和授权使用费,以及购买获奖产品年鉴的花费,一套完整的流程下来,支付给主办方的费用达2万多元。”不过,比iF奖的服务更加灵活的是,根据参赛者和获奖者的需求,其中很多收费项目是可选的。王艳辉说:“虽然花销很大,但个人感觉评审过程很严格,对设计师是一种宝贵的磨练。从作品的获奖比例上来说,也并不如人们所说的只要出钱就能拿奖那么容易。”

中国台湾设计师陈彦廷在圈内被誉为iF奖和红点奖“得奖专业户”,他的看法和王艳辉如出一辙。“从历年的iF奖和红点奖获奖信息来看,没有花钱就能得奖的丑闻从未听闻,倒是花了钱不能得奖的抱怨见得多了。”据他介绍,这些国际权威设计奖项从创立到运作,本身已经形成了缜密的评奖规则和商业逻辑。

比如,创立于1955年的红点奖,其奖项已经被细分为产品设计、传达设计、设计概念三大门类。产品设计评选的奖项又被分为含金量最高的最佳设计奖(best of the best)、红点奖以及红点荣誉提名奖(honourable mention)。据统计,优秀设计奖的比率不会超过所有参赛作品数量的1.5%。他们有明确的奖项分级制度。为了避免技术过时,主办发还规定,参赛产品出产时间不能超过两年。同时,评委会成员必须是独立设计师、学者,不和任何企业、品牌有利益瓜葛。评委会成员每年更换约30%,每位评审留任三至五年。在现任主席彼得·扎克(Peter Zec)的推动下,红点奖实现了公司化运作模式,以展览、年鉴等各种形式为获奖者提供尽可能多的曝光和推广机会。

除了严格的产品时限、评审委员会评选的确定流程、奖项门类和等级分层,红点奖和iF奖等国际奖项在评审标准上也有大致固定的标准。早在几年前,陈彦廷对红点奖、iF奖项等国际设计奖项评判规则,以及评审标准进行了系统梳理。他发现,参赛作品在完整度、创新、实用、文化、美学、科技六个维度上不存在短板,获奖的几率会大很多。“虽然每年都会有些变化,但总体来说万变不离其宗。”实际上,红点奖主席彼得·扎克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也表达过“不希望让奖项变得不可预测”的商业逻辑。

SERIF 电视

ROLI MIDI控制器 

“拿奖比打广告划算”

透明的游戏规则、广泛的设计产业覆盖面、多层次的推广服务、较低的大奖获奖比例,让这些国际设计大奖在业界乃至普通大众的心目中逐步树立起了公平、独立、谨慎的形象。“收费昂贵有其道理。这些评奖体系不依赖于任何商业品牌和企业,为了保证独立、公平以及专业性和权威性,当然需要不小的花费。如果不从参赛者和获奖者那里收费,那就只能找赞助商,这样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可想而知。”陈彦廷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以投资报酬率而言,花上数万元参与评奖,若能获奖,性价比还是相当高的。这意味着你有大量机会在国际平台展示、曝光,品牌和作品会被刊登在全球分发的奖项年鉴、官方网站上,参与全球巡回展览,在博物馆展示,这些都能为获奖品牌起到宣传及广告作用。”IDEA奖中国区负责人杨慧鸣认为,对于国内众多寻求创新、转型和升级换代的公司和品牌来说,要以最快速度树立口碑、提高知名度、打开国际市场,成为人们眼中的高档货而不是廉价的山寨货,就要参加评审,努力拿奖。“在这样的平台上,有国际设计大奖背书,远比斥巨资在大众媒体上打广告来得划算。”

这方面,韩国企业舍得投入是出了名的。三年前,某韩国手机一举囊括了33项红点奖,仅获奖作品的送审就花费了将近70万元人民币,更别提其他未获奖的项目所需要的费用。虽然获奖是否直接刺激了销量不得而知,产品的关注度和口碑大大提高倒是不假。

事实上,炮轰国际大奖的老罗也未能始终保持清高的炮手姿态,就在锤子手机发布后不到一年,老罗和设计师就出现在了iF颁奖台上。2015年,锤子手机击败了“炙手可热”的iPhone6,成为iF金奖中的最大黑马。而iF奖主办方代表、iF国际论坛执行总裁拉夫·魏格曼(Ralph Wiegman)试着揣度评委会的想法说:“争议程度有多大,我能想象。但评奖过程仍然是公平、独立的。苹果的iPhone6没能得奖,很大程度上,评审对苹果抱有更高的期望,他们想看到的并不是从iPhone5s到iPhone6取得的那么一点进步。”

在国内,不仅制造商和品牌渴望捧得这些国际级设计大奖,设计师也对获奖趋之若鹜。今年,中国共有229件参赛作品获奖,其中,好孩子超级婴儿折叠车斩获了今年的金奖,成为国内设计界的黑马。虽然和去年一举拿下6项金奖的纪录相比,这张成绩单略显逊色,但拉夫·魏格曼仍然肯定了中国原创设计的获奖能力,“中国设计仍是继德国、韩国之后排名前列的大赢家。”

设计师当然不舍得放弃争取iF奖的机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获奖和设计师能获得什么样的客户、收取多少设计费用直接挂钩。而厂商和品牌方要寻找合适的产品设计师也并不容易,最便捷、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看他拿过多少诸如iF和红点这样的国际性奖项。“虽然有时候,一些获奖设计师的作品也不那么令我们满意,但毕竟是见过世面的,眼界要比一般设计师更开阔一些,作品还是有保证的。”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品牌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ARCELIK 土耳其咖啡机

MINI 虚拟现实眼镜

怎样回归设计本质?

中国市场的巨大需求让国际设计大奖主办方嗅到了“商机”。拉夫·魏格曼频频来到中国考察、演讲、接受媒体访问。在国内知名度还不那么高的IDEA,主席、副主席也频繁和设计师、设计院校接触,通过演讲、展示推广奖项。红点奖的动作更大,之前,红点奖在新加坡设立设计概念奖项,为其立足亚洲做了布局。之后,彼得·扎克定期来往于中德两国、在厦门营商周举办红点奖进修班、在中国国际家具展上担任金点奖评委会主席。去年,红点奖又和厦门的合作伙伴一起创立“中国好设计”(China Good Design)。用彼得·扎克的话来说,他们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时机,以合适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

此外,iF奖和红点奖还在评委会的组成上下足了功夫,华人评委和来自中国的评委增加了不少。种种亲密与示好的举动,在很大程度上对国内设计师参与评奖的热情高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而随着中国设计师获奖人数的几何式增长,以获奖数量作为专业实力的唯一考量标准的人也随之增加。“一味追求‘拿奖’是一种悲哀,也是国内设计产业发展不成熟的标志。”中国台湾设计界“教父”级人物谢雅荣,曾经也是一位拿奖高手。他坦言,“有资历的设计师和品牌现在鲜少会以奖项标榜自己。”他认为,国内对红点奖、iF奖等设计奖项的推崇也从侧面反映出国内设计师的信心不足。

“在日本、英国等传统设计强国,获得iF、红点奖的作品反倒十分有限。不是因为他们的设计水准不高或者降低了,根本的原因是这些国家都拥有具备国际影响力的本土设计大奖,比如,日本有G-Mark、英国有D&AD。”本土的设计奖已经给了设计师展现实力、大展拳脚的舞台,很大程度上也分流了红点奖和iF奖的关注度和知名度。“这些国家的设计师无需跨出国门,寻找其他途径证明自己的实力。”

再反观中、韩等国,设计产业方兴未艾,真正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设计大奖还没有出现。急需通过红点奖、iF奖等国际舞台证明自己实力的设计师和品牌,自然愿意为此掏银子。甚至还有设计师利用文字游戏的手法,将含金量不那么高的设计概念奖项含糊地统称为红点奖,在客户和媒体面前往脸上贴金,闹出了不少笑话。

“中国设计野心勃勃,但小心欲速则不达。”拉夫·魏格曼也对中国参赛者善意提醒道。“我觉得,国内的设计界应该静下心来想一想评奖这件事情,”设计师丁伟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电话采访时说,他现在更关注的不是自己的团队能拿多少奖,而是如何建立一套符合中国人审美、生活方式以及哲学理念的设计评奖标准。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有很多好设计,比如巧妙利用力学原理的筷子、充分利用空气热胀冷缩的孔明灯。北方人发明了既能烧饭又能取暖的火炕、小商贩发现了铁砂炒栗子能防止焦煳的奥秘。”丁伟认为,中国的好设计、好点子,都是从实际生活出发,回归到设计的本质,是“悟”出来的。“设计奖项设立,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为产品提供一个标准和方向,倡导一种更适合人类、适合现代社会生活的方式、方向。从长远来看,为了获得国外奖项,一味迎合它们的标准,无论对设计师还是品牌,都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其实,挂心颁奖典礼装束的李佳颖,内心也颇为淡定,“对于刚入行的设计师来说,这些奖牌证书自然是如珠如宝,能够获奖对今后的事业是很大的激励。但相比被客户挑剔获奖少或者没有获奖,设计出的产品不好那才是真正丢脸的事情。他们会说,嘿,这个设计师徒有其表,华而不实。”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分享
热度
最新评论
意见反馈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Copyright 第一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