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特会”在即:热门话题不少,会晤成果难料

第一财经2018-07-15 15:01

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话来说,即将到来的普特会,将是他此次欧洲行中“最简单”的一场会晤。

按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和美国白宫6月28日同步公布的消息,当地时间7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进行会面。

当然,这不是美俄两国领导人的第一次会面。自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至今,两位领导人仅在2017年二十国集团(G20)德国汉堡峰会以及随后在越南岘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见过面。不过,当时均是见缝插针式的会谈。

用克里姆林宫的话来说,第三次“普特会”是美俄领导人首次不在其他峰会框架下举行的双边正式会谈,因此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据美俄官方消息显示,结束后双方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可能就改善俄美关系和促进国际安全发表联合声明。

对于此访,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杨成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强调,“在美俄两国实力差距日益拉大、国内政治结构日渐不利于关系改善的背景下,能将随时可能爆发冲突的不确定性转化为可控对抗和有限合作已经是相当不错的结果。”

可能讨论这些话题

特朗普与普京在一对一的会谈中会谈些什么,给外界留下了太多的悬念。

特朗普曾表示:“我们将谈到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将谈到和平,甚至可能谈论有关在武器上节省亿万美元的问题,我们创造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美国副总统彭斯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特朗普打算讨论需要解决的广泛问题,其中包括“美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关系”。俄罗斯总统助理乌沙科夫也透露道,“双方的首要议题是维护战略稳定、打击恐怖主义,然后是包括现有冲突在内的地区问题,以及全面改善双边关系。”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叙利亚问题,是被外媒提及最多的“普特会”议题。自2011年以来,在域外大国的干预下,叙利亚政府军与叙反对派组织、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之间的冲突一直延续至今。其中,叙反对派在美国及其他西方大国的支持下,一度掌握主导权。而随着2015年9月底俄罗斯的军事介入,战事发生“转机”。在俄空军支援下,叙政府军转守为攻。一边是普京的积极布局,另一边则是特朗普的主导防御,叙利亚已演变为一个大国的角力场。有分析认为,俄美可能就在叙西南部地区停止军事行动达成协议,美军撤出这一地区可能会成为即将举行的“普特会”的一个议题。

除了叙利亚问题,“通俄门”事件也是被外媒列为热门话题。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其竞选团队不断被指控“通俄”。俄罗斯方面坚决否认干预美国大选。但特朗普就职以来,其竞选团队“通俄门”风波仍然继续发酵。普京对此表示,美国在世界各地干涉别国政治进程,但却抱怨俄罗斯似乎干涉其选举,“尽管这种干预对俄来说毫无意义”。

“通俄门”调查至今,特朗普身边已有多位要员因该事件下台。而由特别检察官穆勒主导的调查也一直试图就此事件当面问话特朗普本人。7月初,美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为特朗普出席“普特会”打前站访问莫斯科时提到,特朗普将在与普京的会晤中继续逼迫(press)莫斯科,就是否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进行再次表态。

此外,乌克兰危机,也可能是“普特会的议题之一。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当地小规模冲突不断。伴随不断冲突的还有美国与欧盟对俄罗斯的经济、金融制裁不停歇。6月底,欧盟28个成员国在欧洲领导人峰会上决定再次将对俄制裁延长半年。美国政府今年以来也对俄发动了4轮制裁。因此,是否延续对俄制裁将是议题之一。目前,俄政府已决定把针对西方的反制裁延长至2019年。

在杨成看来,战略稳定无疑是本次峰会的头号话题。1987年苏美达成的中导条约和2010年俄美签署但2021年即将到期的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均在讨论范围内。“甚至不用签署具体协议,只要双方就此达成加快谈判的战略共识,赫尔辛基峰会就会被视为俄美关系的转折点。”杨成说道,“在其他全球和地区热点问题上,叙利亚问题将是重点议题之一。伊朗核问题、朝鲜半岛无核化等都将涉及。此外,对特朗普而言,谋求普京承诺不干涉中期选举十分重要。”

别指望突破性成果?

对于会晤本身,无论是美方还是俄方官员都已放出风声:不要抱有太大的期望。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在6月28日的记者会上非常中肯地建议道,“不要期待任何突破性成果,不要使用‘突破性的会晤’这样的字眼,应该用务实求真的态度对待这类会晤。”无独有偶,博尔顿结束访俄时就“普特会”的前景表示,“没有一定期待‘普特会’得出什么具体的结果。”

在美俄双方审慎的背后,其实是横亘在双方之间的故有矛盾。在伊核协议、乌克兰问题、叙利亚局势等热点问题上,美俄要么意见相左,要么存在直接利益冲突。更别提当前特朗普在全球挑起的贸易战中,美俄在加征关税方面的报复与反制。由此使得俄美双方领导人释放的“善意”大打折扣。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于9日至11日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在针对“特朗普是否有必要同普京举行会晤”这一问题上,59%的受访者认为“有必要”,另有33%的受访者持反对意见,还有9%的美国人拒绝回答这一问题。与此同时,31%的受访者认为,较之特朗普,普京可能会在此次会谈种获得对其更有利的协议。不支持这一观点的美国人约为24%,而26%的受访者认为此次峰会的结果对双方而言各有利弊,18%的受访者称其对此难以做出判断。

行前,当被问及普京是敌是友时,特朗普对媒体表示,“现在我可不能告诉你。但在我看来,(普京)更多的是个竞争者。”

杨成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俄美赫尔辛基峰会未必能够改变两国的结构性矛盾,也很难把处于低谷的这一组大国关系重新拉升到足够的高度。但这场举世瞩目的会谈似乎也不会只是一个双普照相、握手、秀恩爱的平台。

如果说美俄双方已为“普特会”率先泼了冷水,那么,作为暗中观察美俄关系变化的欧盟则显得忧心忡忡。有德媒指出,称俄罗斯和美国绕过欧洲进行的会谈对欧洲而言是“一场噩梦”,同时也会削弱北约。该报道指出,普特会的结果很可能是美国同意停止参加北大西洋联盟在北约东部边界的军事演习。作为回应,莫斯科可能会放弃在俄罗斯西部的演习。

“美国的这一决定可能会削弱北约并‘挑战其基本原则’。值得注意的是,在北约被削弱的情况下,俄罗斯的进攻能力不会发生任何改变,而这样的结果会让欧洲国家,特别是经常将俄罗斯视为威胁的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非常不满。”上述报道写道,“同时,如果美俄两国领导人会谈的结果是放松反俄制裁,那么欧洲将不得不取消对俄罗斯实施的经济限制。”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欧洲之所以焦虑,主要在于担心特朗普临时起意做出意外之举,因此要随时准备消弭临时起意带来的后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责编:潘寅茹

相关
意见反馈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Copyright 第一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